快捷搜索:

住“月宫”、吃花瓣、裸背跳舞这个60岁女人不婚

  文丨水镜白龙 前段时间,杨丽萍在演出后台被摄到的一张美背照片刷爆网络:曲线婀娜窈窕、肌肤细腻光洁,望

  前段时间,杨丽萍在演出后台被摄到的一张美背照片刷爆网络:曲线婀娜窈窕、肌肤细腻光洁,望之丝毫不似一名垂暮之人。

  不仅体态令人称道,她的舞蹈也依然引人瞩目:身姿悠扬、步履翩跹,不但不减当年风貌,反而愈发精妙绝伦。

  这是一个很传奇的女人。她在舞台上风华绝代了近半个世纪,使“孔雀舞”的惊鸿之美深入人心。

  时至今日,她年过花甲、无婚无子,同辈人都已在含饴弄孙之际,她仍将一腔热血挥洒在舞蹈艺术的殿堂。

  在台上,她因曼妙生动的舞姿被称为“舞神”;在台下,她亦将自己活成了灵气逼人的“仙女”。

  开窗摘桃、下河捞鱼,骑在牛背上仰望苍穹……畅游于天地间的惬意悠悠洒满她的整个童年。

  沐浴着大自然的恩泽,天性真诚淳朴的白族人,喜爱用歌声与舞蹈感恩生命的馈赠。

  他们打鱼时跳舞,插秧时跳舞,求雨时跳舞;已经老到腰弯的老奶奶,也要拿着树枝在水边翩翩起舞。

  爷爷过世那天,杨丽萍的奶奶坐在门槛上昼夜哀歌,声调婉转凄凉,唱出了他们过去的故事,如同发黄的旧胶片将记忆封存。

  终日受到这样的环境熏陶,即使未经专业训练,音乐与舞蹈的印记也早已烙入杨丽萍的灵魂。

  1971年的一天,正在就读初中的杨丽萍在做操时被偶然发掘,进入了西双版纳歌舞团。

  身处喧嚣繁华的北京,并没有改变她自然之子的风貌。她在住所的边边角角种满凤仙花,还曾想过要在水池里种荷花、养鸭子,还原生活的一派美好景象。

  据她的好友杨二车娜姆回忆,那时杨丽萍的住所十分简陋,屋顶不停漏水,她却依然笃定自若地坐在沙发上欣赏指甲。

  她不赞同芭蕾的表现方法,认为歌舞团里的训练方式并不适合自己。于是她常常在别人都已入睡后,独自在练功房里练个通宵,寻找自己真正热爱的舞蹈。

  在不断琢磨的日子里,大自然又成为她最好的老师:蜻蜓点水、蚂蚁走路、阳光洒落在书本上,都曾给予她灵感和启发。

  在她的眼中,就像天鹅之于西方一样,孔雀才是最能体现东方女性美的艺术形象。

  为了体现从内到外的神韵,她日夜打磨,将孔雀舞的“三道弯”演绎得出神入化。

  食指与拇指相扣,其他手指渐次展开,手腕细微的角度变化都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舞台效果。

  而杨老师反复推敲,始终保持将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观众,正因如此,人们一眼看去,就知道那只孔雀是杨丽萍。

  “跳舞对很多人来讲是发挥技术,对我来讲不是。我每次跳孔雀舞,都觉得我在一片森林里面,霞光万丈。”

  可是由于“动作太过简单”,杨丽萍自编自演的孔雀舞并不被团里承认。她只好自己省吃俭用制作演出服,以个人名义参加了全国舞蹈比赛。

  出于同情,原本不接受个人报名的工作人员,答应在休息期间将她的作品放给评委们看。

  1993年,她在央视春晚表演的《两棵树》好评如潮,而日后的《雀之恋》更使她成为家喻户晓的“孔雀公主”。

  “舞蹈是一种‘我’的仪式,我在心中的那个场所起舞,跟心中的神对话,无关外人。”

  乘着春晚的东风扶摇直上,杨丽萍本该在中国舞坛乘风破浪,坐稳第一把交椅,可她却于巅峰时刻激流勇退,离开北京,回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家乡云南。

  “就像是鱼回到大海一样舒服。这里曾是我灵感的源泉,如今轮到我来反哺家乡,将民族的瑰宝呈现给世界。”

  从2000年开始,杨丽萍用一年多的时间深入采风,全程行走了十几万公里,有的村寨先后去了三次。

  “舞蹈不能仅仅是美而已,我想用它来刻画出关于生命与信仰的深刻意义,所以取材从开天辟地的远古神话,囊括到昆虫交合的生命悸动,追寻的不光是视觉与听觉的冲击,还有背后深刻入骨的哲思。”

  杨丽萍从山湾里挑来了六十几名能歌善舞的农民,想要通过他们来还原“只见黄土不见脚”的原生态感动,演绎出白族人民与生俱来的冲动与狂欢。

  然而这种种狂野大胆的创想,却与投资人的期望大相径庭。由于杨丽萍在舞蹈表现上拒绝妥协,合作方纷纷撤资。

  最艰难的日子里,杨丽萍不惜打破原则,亲自去接商业演出养活整个团队,甚至卖掉自己的房子来维持运作。

  首演前夕,她跟着舞团一起排练,连续熬了七个通宵。第五天清晨,她坐在椅子上吃苹果,吃着吃着就睡着了,苹果从她手上滚落下来。

  2003年,大型原生态歌舞集《云南映象》在昆明成功亮相,她凭此一举拿下多个荷花大奖。

  随后,这部荟萃着云南精魂的文化宝藏在世界各地展开巡演,很快引发轰动。美国辛辛那提市长观赏完后深受感动,特地将演出日命名为“云南印象”日。

  “我并非是在表达自己,只是在整合民族的东西。我作为一个舞者,如果不能使那些即将销声匿迹的民俗文化遗产得以传承下去,可就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
  “退休”以后,杨丽萍将自己的私宅安置在一座面朝洱海、北依苍山的小岛上,取名为月亮宫。

  在这钟灵毓秀的世外桃源,天空澄碧、远山含黛,院子的露台直接与洱海相接,盘根错节的老树长在房间里,人与大自然几乎融为了一体。

  白日里,水光潋滟,碧空如洗,她赏花喂鱼、听风观澜,穿梭在长有二十几种果树的后园,品尝自己亲手采摘的菜。

  黄昏时,暮色苍茫、乱云飞渡,她转身入院,关闭门扉,将外界的喧嚣与纷乱隔绝,与世无争。

  到了夜晚,举首便能望见明亮的星河,璀璨的星空仿佛触手可及,她烹茶作画、枕涛而眠。

 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漫观天边云卷云舒,集天地之灵气,吸日月之精华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

  面对如斯美景,纵使是平日巧舌如簧的鲁豫,也忍不住重复呢喃: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院子!

  许是正因这般如诗如画的生活,才铸就了如翩翩仙子的杨丽萍。她置身其中,遗世独立,看四季流转,看人生轮回。

  早年间,她曾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,与比自己年长八岁的台湾富商刘淳晴步入婚姻殿堂。

  婚后五年,他们有了爱的结晶。医生极力奉劝:像杨丽萍这样长期控制饮食的女子,必须及时增重,才能确保腹中的胎儿营养充足。

  对普通人来说,这并不是个困难的决定,然而对一名自我要求近乎苛刻的舞者而言,增重就意味着身材变形,意味着可能永远失去重返舞台的机会。

  考虑再三,刘淳晴支持她不要这个孩子,他比谁都期待为人父母,可他更愿意尊重杨丽萍的人生选择。

  正如《黄金时代》中所言:我不能选择怎么生,怎么死,但我能决定怎么爱,怎么活。这是我要的自由,我的黄金时代。

  在“少女人设”大行其道的今日,有人说杨丽萍活成了冻龄神话、不老传奇,可她却拒绝被神化:

  “不要奢望能永葆青春,这不符合自然规律。所以惧怕衰老也没有用,还是要无畏一点。

  我一直记得村里有个老太太,老到腰都弯了,还是握着树叶一直在跳舞。我也想要像她一样在水边、在树旁、在云下,永远舞蹈。”

  在杨丽萍看来,一切生命在大自然面前都是转瞬即逝的过眼烟云,没有人能长生不老,也终究会面对死亡。

  “我没有孩子,但是我相信万物性灵,一朵花也是我的女儿,一棵小草也是我的学生,我的作品也是我的孩子。”

  舞蹈曾是她追寻快乐、体验生活的方式,而随着岁月变迁,如今更已成为她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她的技艺没有因年龄而打折,反而从眼神和韵律中,流露出对生命更宽阔的体悟。

  “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,有些是享受,有些是体验,有些是旁观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,我来世上,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,河水怎么流,白云怎么飘,甘露怎么凝结。”

  大自然赐予她灵心蕙质,而她亦将源自天地的生命力注入自己最爱的舞蹈,以纤长柔美的身躯演绎出万物之精魂。

  冯小刚曾说:杨丽萍在我心中就是一个“仙人”,上天派来的精灵,用来传达人与自然之间的情感。

  我们来到这世上走一遭,不仅是为了衣食住行、传宗接代,更是为了在闲暇之余静下心来,单纯地去体悟和感知世间的美好。

  寻寻觅觅,却依然无法填满内心的空虚,也许是因为我们忘了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忙忙碌碌,却仍旧没有获得安宁与喜悦,也许是因为我们忽略了生活的本质,正如那首诗中所唱:

  标签:杨丽萍 舞蹈 孔雀舞 舞者 大自然 云南 跳舞 不婚 无子 雀之灵 仙女 黄金时代 云南映象 月宫 花瓣 模样 最像 两棵树 雀之恋 女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